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11頁    作者:苗秋秋

  想到爹臨終前那讓人心疼的模樣,陸可親不禁紅了眼眶,淚珠也在瞬間滑落臉龐。原來答應這樁婚事,最痛苦的人并非她,而是爹,她可以想象,爹當初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之下允諾張大貴的。

  「爹,女兒真是為難您了!」陸可親朝無垠的黑暗天空吶喊,希望天上的爹能夠聽見。

  二百兩?閻濬撇了撇嘴唇,默默地哀嘆一口氣。

  他的銀兩就這么飛了!如果不是為了不想讓他的可親寶貝見著血腥的一幕,他早一掌斃了這胖子,哪還需要浪費銀兩呀!

  不過,若只花少少的二百兩就能讓陸可親心甘情愿跟著他,那倒也是不錯的方式。閻濬越想越開心,主動自懷中拿出厚厚一迭銀票,道這些夠嗎?」

  「夠、夠!」見錢眼開的張大貴立即揚起笑容道:「小的就先祝兩位百年好合!呵呵……」

  「就二百兩,其他的想都別想!

  閻濬用力扔下銀票,待張大貴一拾起,他又忍不住伸腳踹了張大貴一腿,將人踹離三丈遠。

  「拿了銀票就快滾!」

  南城位于江南,是個水鄉澤國,但它最為知名之處,卻不在于美麗的風光景致。

  容貌俊雅又正直清廉的知府尚謙,是南城百姓們心目中最完美的英雄人物;位于城西的柳悅酒館,據說沒有一天不是高朋滿座的;而城南莫道醫館里的大夫素有神醫之稱,更是深受此地居民的尊敬與愛戴。

  閻濬殷勤地為心愛的人兒解說著南城有名的人、事、物,但對于夾在他與心愛人兒中間的陸延炘,他則是以瞇成一條線的眼睛斜斜地瞪著。

  「閻濬,你那個名叫莫一巖的朋友,該不會就是那位神醫吧?」陸延炘抬頭望著一路滔滔不絕的閻濬。有他夾在姊姊與閻濬之間,這家伙竟然還能說得那么開心!

  「叫姊夫!

  「不要,你們又還沒有成親!」陸延炘一邊低嚷,一邊親密地緊摟著陸可親手臂,并故意朝閻濬吐舌頭。

  該死的小鬼頭!哼哼!等莫一巖將這個小鬼醫好,就是他開始荼毒這小子的時候!

  「延炘,莫一巖的確就是我那不算挺熟的神醫朋友,相信你這小小的病癥絕對難不倒他的!

  閻濬突然改變語氣,笑嘻嘻地戳著陸延炘的頭,眼神則帶著曖昧,瞟向他旁邊的陸可親。

  陸可親輕瞥他一眼,連忙把俏紅的臉轉向,掀起車簾望著外頭熙熙攘攘的街道,感受著繁華城市不一樣的風光。

  雖然熱鬧的景象很吸引人,不過,她最向往的,是南城城郊著名的祥揚湖。

  弟弟自小宿疾纏身,雖然如今已沒有生命之憂,但要根治也不是三、兩天就能做到的事,因此他們在南城求醫的這段日子,她有的是機會可以游湖賞景。想到這兒,陸可親心情大好,又想到是閻濬讓她能夠這么開心,于是羞赧的朝他揚起一記甜美的笑容。

  要死了!要死了!陸可親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勾引他?

  這世上曾對他閻濬拋媚眼送秋波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但唯一能讓他心蕩神馳的,就只有陸可親這帶著羞赧又極其正經八百的矛盾表情了。

  天!這個陸可親,究竟還有多少迷醉他的本領還沒有使出來?

  離開她身邊三個月,他竟然沒有一天不想起她迷人的甜笑,他該不該承認,自己是真的對這個古板女人動情了?

  原來這就是動情的滋味!閻濬望著她滿是羞赧之色的俏臉直傻笑,顯得一臉迷醉。

  「喂!閻濬,你的臉好紅,不舒服嗎?」原本低頭揉著被閻濬戳痛的頭皮,陸延炘才一抬頭,就瞧見閻濬漲紅了臉,而且看似醉眼迷蒙。

  「誰說我臉紅了!」聞言,閻濬的雙眸瞬間變得炯炯有神,瞪著傻楞楞盯著他瞧的陸延炘。

  居然讓這小子見到他的窘樣……

  閻濬不以為然地伸手撫摸自己的臉頰。啐,真是他娘的,果然有種熱熱燙燙的感覺。

  「臉明明很紅嘛,是不是病了?」陸延炘好心的伸手覆在他額頭上,「嗯,雖然有些燙,不過沒有發燒呀!

  「你還真的摸哩!」閻濬怒言相向,一副要揍人的樣子。

  「嘻嘻!」陸可親終于忍不住掩住嘴笑出聲。

  「你還笑!罪魁禍首就是你!」閻濬一邊低聲壤著,仍不忘戳著身旁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的陸延炘。

  「喂,閻濬,不準你罵姊姊喔!姊姊哪里惹到你了?」

  「是她對我……」

  「好了,你們別再吵了!龟懣捎H恢復鎮定無波的神情,適時轉移話題,免得自己遭殃,「對了,閻濬,莫道醫館還有多遠?」

  「你……」又裝死了她!

  「閻濬!龟懣捎H輕輕喚了他一聲。

  「再過兩條街就到了!」哼,沒關系,總是有機會能回報你的!閻濬心里嘀咕著,不斷翻著白眼。

  「咦,閻濬,你朋友是開醫館的,但我們還不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行業的?」

  陸延炘突然想到,這一路走來閻濬總是揮霍無度,真希望他不是什么富貴人家的敗家子,否則姊姊嫁給他,將來可能很可憐的。

  「我做什么還得跟你報備不成?」閻濬又恢復冷漠的眼神,高高地抬著下巴說話。

  「當然啰,若你是什么強盜土匪或是什么紈拷子弟,那姊姊嫁給你豈不是委屈了?再說,你已經三次暈倒在我們家,我如今是陸家的當家,為了姊姊的幸福著想,不問個清楚怎么行呀!」

  哪來三次啊……最后的那一次,他可沒有承認哩!

  閻濬目光冷然的瞟了陸延炘一眼,若不是他的可親要求他對這小子保守秘密,他早就亮出天陰宮少主的令牌,嚇得這小子屁滾尿流了!

  啐,這小鬼,真以為陸家是由他當家哩!

  話說回來,為了他的可親寶貝,他早就將少主令牌還給爹那個瘋老頭,也對老頭表明自己就此退出武林,遠離一切江湖紛爭。

  不過,撇開天陰宮不說,他也還稱得上是個商人呢!閻濬只手撐著車窗,斜睨著陸延炘道:「我在京城開了間……」

  突然發現陸可親正認真的聽著,閻濬趕緊將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吞了回去,連忙改口道:「我家在京城開了間餐館,生意可是好得不得了呢。那幾次是因為我南下談生意,不巧遇上了強盜,被洗劫一空不說,還很倒霉的被打成重傷!

  嘿嘿,若是可親知道他在京城開的是妓院,不知道臉上會是什么表情?

  「喔,原來你是開餐館的商人,難怪你老是一副嫌東嫌西的討厭模樣,還老愛擺著一張算計別人的奸詐嘴臉。不過,姊姊嫁給你,總比嫁給那個殺豬的好!龟懷訛渣c著頭道。

  「你說什么呀你……」

  這個該死的臭小子,敢說他一副奸詐的嘴臉!而且竟然還拿他跟那個殺豬的死胖子比!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嗎?閻濬用力戳著陸延炘的頭,一副要將他大卸八塊的模樣。

  「我說你市儈、奸商……」

  「好了,你們!」陸可親舉手投降,無奈的直搖頭。這兩個人,才剩兩條街的路程也有得吵!

  剛好馬車在此時停下,也止住了兩個人一路上吵吵鬧鬧的聲音。

  陸可親掀起車簾,望著那刻著「莫道醫館」四字的匾額,露出安心的微笑。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11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