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16頁    作者:苗秋秋

  「閻……」陸可親驚愕地望著閻濬的怪異舉止。

  瞬間,公堂上頓時一片鬧烘烘,眾人紛紛見錢眼開,躍起身子搶銀票。

  連薛跛子也不落人后,忘了自己還是嫌疑犯,撐起身軀試圖跳來想抓住些銀票,只是天生殘疾的他終究躍不起身子,當然搶不贏那些四肢健全的人。

  「你們……」尚謙眼見公堂上一片混亂,縱使也欣賞這個大鬧公堂的男子,但公堂上也不能亂了秩序,于是拍案大喝一聲,「夠了!統統肅靜!」

  他一句話便制止了這場混亂。

  「知府大人!归悶F露出微笑,作揖道:「想必您已經見到您想知道的事,草民呢,就先行告退了!」

  說完,閻濬轉身朝周圍看熱鬧的人們露出微笑,不過,他的眼里只有那些他剛剛灑落的銀票。

  呋,他怎么可能把辛苦賺來的錢拱手讓人?

  「各位,這些銀票,就請諸位高抬貴手,還給在下吧!」

  「咦,這不是要給咱們的?」

  「怎么可能!」

  礙于人在公堂上,也礙于知府嚴正凜然的目光,那些拿了銀票的人們莫不摸摸鼻子,萬般不舍地將銀票交出來。

  收回了銀票后,閻濬笑著牽起陸可親的小手,翩然離去。

  呵呵……今日真是爽快!

  第6章(2)

  「這么開心?」一路安靜地跟在閻濬身旁的陸可親,直到行至僻靜的巷子里才開口說話。

  「當然啰,你沒瞧見方才那些人的蠢樣!」

  「花瓶的事,是你做的吧?」她早就懷疑是閻濬,要不他也不會如此在意這件案子。

  她會等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才開口問他,一是為了顧及他的顏面,也為了不讓他人知道他是閻濬,她不曉得世上有多少人知道天陰宮的少主名喚閻濬,但多提防著點,她也比較安心。

  「嗯!顾c點頭。

  「為了好玩?」她不解地問。閻濬應該是沒這么無聊吧?而且,他還為那個薛跛子洗清嫌疑。

  「陸可親,你這個女人……」閻濬瞇起眼,怒眼瞪著露出懷疑神色的陸可親。

  「你你你……總是這樣懷疑我!」他忍著想一拳落在她腦袋上的沖動,深吸口氣,大聲地吼道:「我可是為了你說的什么扮俠盜,做你口里說能為后代子孫積德的善事,你你你……竟然這樣誤會我……」

  「可是,那……不、不大像是……」善事。見他怒氣翻騰,她實在不敢將這兩個字說出口。

  「出了點意外嘛,所以……」唉,算是半失敗啰!啐,這女人,難道非要他說得這么明白不可?

  「意外?」

  閻濬隱忍地握著拳頭,抿著嘴不快地道:「就說這事我做不來的,你看,弄巧成拙了吧!

  其實陸可親并沒有怪他的意思,見他強忍著怒氣的模樣,她終于忍不住掩嘴笑了出來。

  「他娘的,這都是為了你,你還笑!归悶F瞪著她,舉起手作勢要打她。

  「好嘛,是我不對,別生氣了嘛!」陸可親主動挽起他的手臂,然后有些羞赧地問:「閻濬,你今日還有別的事嗎?」

  除了逗她外,他實在沒什么事好做,不過,這種話當然還是不能當著她的面說啰!

  閻濬凝視著忽然紅了俏臉的陸可親,心想,她肯定有什么事想開口要求他。

  「今日倒是沒什么事,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那、那我們去游祥揚湖吧?」陸可親難為情地提出邀請。

  什么?「游湖……」

  他的可親寶貝竟然邀他一塊兒游湖……

  閻濬驚愕地望著她,沒想到她會主動提出邀約,而且還是選在那個小鬼沒有來當跟屁蟲的時候!這是不是表示,他的可親寶貝已經真正接受他的心意了?

  「你、你……不愿意就算了!

  瞧他一副飽受嚴重驚嚇的模樣,陸可親覺得自己的心好像是狠狠地被鞭子抽了一般。唉,她惦念了好一陣子的祥揚湖之行,游興一下子就被閻濬這討厭的表情破壞殆盡!

  陸可親撅著嘴兒,松開他的手臂,轉身欲離開。

  「誰說我不愿意了!」閻濬趕緊拉回她,「我只是一時之間太震驚了,我高興都來不及,怎么會不愿意?」

  「真、真的?」

  「當然是真的!」閻濬再次牽起她的柔荑,往祥揚湖的方向走去。

  「可親,你真的不生氣了嗎?」

  陣陣涼風吹來,閻濬解下外袍,披覆在陸可親身上。

  「生氣?」她不解,疑惑地望著他。

  「我是說花瓶的事!

  原來是那件事。

  眸光重新回到波光瀲滟的湖面,她輕輕吁了一口氣,搖頭心忖,眼前是這么美麗的湖光山色,閻濬竟還為那件小事煩惱?她在他眼里,真的是那么小家子氣的人嗎?

  唉,他難道就不能靜靜的陪著她欣賞美景?

  片刻后,她回過頭,輕瞥閻濬黑眸中淡淡的不安神情,眼尾微挑,撅著嘴兒道我們既然出來游玩,你就別再提那些殺風景的事了,而且,今日之事,你不是已經處理得完美妥當了嗎?我想,我已經不需要再為這件事提出什么意見了,不是嗎?」

  「的確,是我多想了!」閻濬的目光中有著對她的贊賞,心情瞬間變得開朗。

  「不過……」陸可親瞪著他,露出難得的淘氣表情。

  「不過什么?」

  「閻濬,方才你跟尚知府說你叫什么來著?」陸可親掩著嘴,但仍掩不住她輕吐而出的細細笑聲。

  這有什么好笑?不過是他隨口胡謅的名字,她有必要笑得如此詭異嗎?

  閻濬的心情才剛好轉,然而臉又在剎那間一沉。他可是為了她才隱瞞自己的姓名,這個女人竟然笑他!

  瞥見他因生氣而漲紅的臉,陸可親強忍住笑意,抓著他的衣袖微微搖晃了幾下。

  「別生氣嘛,我只是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聽錯而已,閻濬,你就再說一次吧?」

  他隨口胡謅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嗎?

  閻濬斜睨著她看來有些認真的水眸,認命地嘆口氣,道:「慕容濬!

  「嘻嘻!」

  「你……你還笑?」

  閻濬睨著她嬌俏的笑臉,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很樂意見到她這爽朗的笑容。

  「對不起嘛,我只是忍不住而已!

  慕容……

  這個深藏在她心底的姓氏,閻濬竟會這么不經意便脫口而出,或許真是上天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想到這里,陸可親止住了笑容,神情帶著淡淡的哀傷,視線又落在隨風波動的湖面上,幽幽地道:「閻濬,有件事,是關于我的身世,我想,我還是先告訴你好了!

  「身世?」

  「其實我本名叫慕容可親,因為后來讓爹娘收養,所以就跟著姓陸了!

  「所以,你原本姓慕容……」

  「是啊。閻濬,記得你那晚說過的話嗎?」

  「不記得了!」閻濬飛快地道,上前伸手將她攬入懷中,薄唇緊緊貼著她柔嫩白晰的耳垂,故意以咬牙切齒的語氣道,「哼,難怪你一路上老是偷笑,慕容可親,你別忘了,我閻濬可是個心胸狹窄、有仇必報的人!你等著看我怎么回報你,嗯?」

  呵,她該害怕嗎?

  陸可親笑著抬眸看著他臉上淺淺的笑。

  準備報仇?他專注的黑眸里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反倒是他緊摟著她的手,讓她的心中有某種急于奔出的壓迫感覺,那種親密貼靠的擁抱,讓她險些窒息。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16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