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17頁    作者:苗秋秋

  不知是不是閻濬將她摟得太緊了,她怎么覺得她的腦子好似無法思考,感覺像是快要站不?而且還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好像只要閻濬一將她放開,她就會隨風飄走。

  「閻濬,你別松開你的手……」陸可親不禁輕喃道。

  「放心吧,我不會松手的,一輩子都不會,相信我!孤勓,閻濬斂起玩笑的神情,認真地答道,算是道出對她的承諾,也是承認自己內心回蕩的情意。

  「嗯……」聽見他認真的語氣,陸可親開心的點著頭,雙眸依舊有些迷迷蒙蒙的。

  瞧見陸可親神情恍惚迷蒙,閻濬猜想,她大概是暈船了,于是體貼地道:「可親,我們到艙里休息會兒吧!

  語畢,他不等她開口,立即將她抱起,往船艙中走去。

  「閻濬……」陸可親驚愕地想制止他這突如其來的羞人舉動,但忽然沖口而出的惡心感覺讓她立即伸手掩住嘴唇。

  或許是方才風大,讓她著涼了吧?

  陸可親任由閻濬將她抱進船艙,他的體貼與關懷,讓她不禁深深感動。

  此刻的她,心里覺得好溫暖、好舒服,就連方才不覺中憶起的雕零身世,也不再讓她那么難過。

  第7章(1)

  「舒服些了嗎?」斜臥在長榻上,閻濬只手撐著額頭,俯望著躺在他懷中的人兒,關心道。

  「嗯!

  陸可親休息了一陣子后,那陣陣的惡心感覺已經逐漸平緩,只是她的頭依然有些沉重。

  「對了,閻濬,關于我的身世……」突然想起方才正談著的話題,陸可親急切地想把關于自己的一切全盤對閻濬傾吐。

  「等你覺得身子好一點再說吧!

  「沒關系的,閻濬,你先讓我坐起來吧,我已經好多了!

  躺在心愛之人寬闊溫暖的懷中果然讓人沉醉,她幾乎忘了兩人還未正式拜堂成親,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他的娘子!

  唉,這樣的她,顯然是把爹娘教導的禮儀和規矩全部拋諸腦后!

  陸可親心虛地吐了吐舌頭,吁了口氣,羞赧的紅暈也再次爬上她原本顯得蒼白的小臉。原來,她早在不經意間,把自己的一顆心徹徹底底奉獻給閻濬了,今生她恐怕再難脫離閻濬的手掌心了呀!

  任由閻濬扶著坐起身,陸可親瞧了一眼他深情的俊逸笑容,靦腆地低下頭,朝他的寬肩靠去。

  看見她那足以勾走他心魂的眼神,閻濬忍不住伸手撫上她嫣紅的粉腮,咧嘴一笑,迷醉地瞅著他可人的親親小娘子,欣賞著她對他表露情意的羞怯模樣。

  「閻濬,我……」想到自己的身世,陸可親的神色又再次黯然。

  既然她已經愛上閻濬,也決定要一輩子跟著他,那么她就有必要告訴他一切,一鼓作氣也好,至少說完那些話,她今后就不需要再懸著那些難過的事了。雖然那些都是她沒有記憶的過往之事,若硬要說有多沉痛,她實在沒有那個資格,但對于這樣的身世,她還是難免哀傷。

  陸可親吸了吸鼻子,以感傷的語氣娓娓道出父親臨終前的話。

  「兩年前,我爹臨終前告訴我,十年前的某日,爹為了替鄰縣的友人送些書籍而出城去,因為路途遙遠,待爹回到靖城近郊的時后已是半夜了。此時,爹發現一名全身是傷的老人家倒在林子里,老人的懷里還抱著一名年約四、五歲的小女孩!

  「你就是那個小女孩?」閻濬拭去她不住落下的淚珠,等待著她停止哭泣后繼續往下說。

  「嗯。爹說,那位老人交給他一塊證明我身分的玉佩,道出慕容府遭人滅門的事后就斷氣了!

  陸可親拿出藏在懷中的玉佩,遞至閻濬手中。那塊玉佩上頭刻著「慕容可親」四字,以及當年名震江湖的慕容家紫色半月形的家徽。

  閻濬也曾聽過那件撼動整個江湖的血案,只是沒想到這竟是發生在陸可親身上。

  他心疼的揉著她滿是淚痕的粉臉,問道:「慕容家的滅門事件,你爹難道沒有去查證過嗎?」

  「我也這么問過爹!龟懣捎H感嘆道,「爹說,他只是個文弱的私塾先生,在埋葬了那位老人家之后就抱著我匆匆趕回家去。隔日,街坊傳出慕容府一夜覆滅的消息,爹擔心有人尋上門來,因此當天就帶著妻兒搬離靖城,住到遠離塵囂的地方去!

  「所以你才要我陪你到靖城走一趟?」但是,嬌弱的她能做什么?查明真相?抑或是報仇?「你想報仇?」閻濬試探著問,輕拭著她不斷淌出的淚水。

  「我……」陸可親欲言又止,小臉逐漸泛紅。

  閻濬知道,如果要報仇,以他個人的力量恐怕是不夠的,他聽說那件震驚武林的血案一共牽扯了江湖上四個頗具名望的家族,還波及了某位無辜縣令一家,而后,這整件事的真相又遭人刻意隱藏,要揪出幕后黑手,恐怕不是件易事。

  不過,見她這欲言又止的模樣,閻濬明知自己能力有限,還是拍胸保證道:「可親,你別不好意思說,若你真的想報仇,我會幫你的!

  「我……閻濬,我只是想去祭拜一下自己的親人,順、順便告訴慕容家的爹娘說,我、我……我現在過得很好,而、而且也已經覓得良緣……我、我……我很幸福,要他們別為我擔心!龟懣捎H低垂著漲紅的小臉,緩緩吐出這些令她羞赧的話。

  至于慕容家的血案,就看天意如何安排了。

  她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又有什么資格談報仇呢?若有一天她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就心滿意足了。

  聞言,閻濬笑了,搭在她腰上的大掌稍稍收緊,讓她整個人緊貼著他,俊臉也在此時染上些許紅暈。

  「閻濬……」

  「嗯?」

  「在你看來,你覺得我今年多大年紀了?」

  「多大年紀?」

  「嗯!龟懣捎H點點頭!傅f過,當年那位老人把我交給他的時候,我的模樣看來是四、五歲,但老人家話還沒有交代清楚就斷氣了,所以至今我還不知道自己確切的年紀,不曉得我究竟是十六歲還是十七歲!顾孟肱獋明白呀!

  「多大呀……」閻濬重復低喃道,認真地瞅著她。

  他伸出手指輕輕抹著陸可親眼角下還殘留的淚珠,定定地望著她泛著光芒的柔美眸子,手沿著粉腮輕撫而下,最后,他執起她一綹青絲,繞在指頭上不停地卷著,目光則停留在她的粉臉上。

  第一次遇見陸可親時,她看來還是個未及笄的少女,不過臉上的甜甜笑已經讓他有些陶醉了。

  第二次見到她時,她雖然仍稚氣未脫,但那嬌小玲瓏的美好身段及一直掛在她臉上的甜甜笑容已足以讓他迷醉。

  今年再見到她,除了那裝死的功夫更加成熟外,外表倒是沒有多大的改變,不過,她的臉上依然常帶著那溫暖的微笑,而這次,她的笑容已然讓他神魂顛倒。

  想到這里,閻濬突然松開那只原本卷著她發絲的手,一掌覆上她的胸口,整個握住。

  不僅如此,他還稍稍收攏了力道,一邊收放著手掌,一邊點著頭,像是認真思考著什么。

  某種令人昏厥的震撼感覺猝然襲向陸可親的四肢百骸,她猶如被點中了穴道般全身無法動彈,連呼吸也在瞬間忘卻了,只能愕然地張著大眼及小嘴,雙眸失神的瞪著突然侵犯她的閻濬。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17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