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2頁    作者:苗秋秋

  「是誰……」受驚的她抬眼瞥向門口!搁悶F……」

  她驚慌的眼神認出了這名不速之客。這會兒他雖然沒有暈過去,不過從他蒼白的面色看起來,狀況應該也好不到哪去。

  「喔,你家今年沒辦喪事?」閻濬壞心的問了一句,黑眸隨意掃了屋子里一圈,立即又將目光移到眼前盛怒的人兒身上,瞇眼打量著她。

  「呸呸呸……你別亂說話!」

  這個人的嘴怎么這么惡毒,明明長得斯文俊秀,聲音也這么清朗悅耳,為什么說起話來如此口無遮攔,好歹她也是救過他兩次的救命恩人哪!

  而且,如今家里只剩她跟弟弟兩人,弟弟又長年臥病在床,她實在好怕聽到這類的話。

  「對了,你是不是叫什么可親來著?」

  閻濬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然后逕自走向前,將長劍隨意扔在桌上,隨即執起她的小手,將她被針扎到的纖指放入口中吸吮起來。

  「啊……你你你……放手……你……做什么?」

  閻濬這突如其來的駭人舉止讓陸可親頓時陷入慌亂之中,只能死命地抽動突然被他抓住的手,然而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掙脫不了他的大掌。

  這個人明明臉色蒼白,一副好像隨時要倒下去的樣子,怎么力量還這么大?

  還有,他怎么可以莫名其妙的這樣對她,不但牽她的手,還將她的手指放入口中……

  這可是有著親密關系的人才能做的事情!這個閻濬真是無禮的登徒子!

  「我是替你止血啊。你還沒回答我,你是不是叫可親來著!归悶F的黑眸定住她驚慌泛紅的小臉,一副理所當然沒什么大不了的模樣。

  「我……我叫陸可親,不知閻公子來此有何要事?」雖然掙脫不了他的箝制,陸可親依然不死心地甩動著小手。

  「啐,沒事就不能來嗎?」

  閻濬放開那只白皙的小手,隨手拉了張椅子坐在她面前,好整以暇地盯著她那敢怒不敢言的神情。

  她說起話來輕輕軟軟的,圓圓的小臉兒干凈無瑕,長得不能說是挺美,但那清妍秀氣的模樣自有一種自然怡人的魅力,嵌在柳眉下的是一雙澄瑩透亮的眸子,還有她沉靜嫻雅的氣質,更是讓他不自覺踏進這幢木屋,想回味之前那兩次待在這里時清靜優閑的感覺。

  這兩年來,他的腦?偸窃诓恢挥X中便浮現陸可親這張有著溫暖光芒的可愛俏臉,不但如此,他的心竟能因為這樣的淡淡甜笑而感到平靜。

  是不是那兩回暈倒在這兒的時候,這個女人偷偷對他作了什么法,還是下了什么迷魂藥?照理說,向來只有姿色絕佳的美人才入得了他的眼,絕不可能對這種無趣又古板的女人有興趣才對,究竟是什么原因讓他對她念念不忘?

  這次,趁著上天罡寨找那幾個老鬼比武之余,他一定要把這件事弄個清楚明白才行。

  「你我非親非故,不知公子來訪是為了何事?」

  陸可親偷偷地瞄了他好一會兒。雖然已經時隔兩年,但她對他依舊存著一絲遐想,明明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多看他幾眼。

  「我曾兩次在你這里住下,說起來我們也算是故人了!归悶F挑著邪氣的眼眸,大言不慚的說。

  最好是!陸可親斜斜地睨著他沒個正經的笑臉,蹙了蹙眉后問:「那么請問閻公子,今日前來不知究竟有何貴干?」

  「我受了傷,想在你這里休養幾個月!归悶F直截了當地道,毫無愧意的瞅著她驚愕的小臉。

  「你說什么?」

  「我受了很嚴重的傷,想在你這里休養幾個月!顾貜土艘淮,說得比較清楚些。

  「你你你……」

  陸可親瞪著他不停眨動的細長美眸。他的唇角還勾著彎彎的笑弧,模樣看起來既曖昧又礙眼。

  她不以為然地輕挑起眉。世上哪有這么輕佻無賴的人?只因為她當初年紀小不懂事,不小心救了他兩次,他就來個無三不成禮嗎?而且還要在這里待「幾個月」!她又不是開醫館的,他要養傷,應該到別處去吧?

  「閻濬公子,你是說笑的吧?」她一臉正經地道。

  她陸可親可是受過良好教養的女子,明著趕人走這種話,她還真的不太好意思說出口。

  不過,這個登徒子若真的把她逼急了,她或許會索性直接把他攆出去。

  「我當然是說真的。我受了內傷,很嚴重的,你要不要確認看看?」

  說著,閻濬突然伸手扯開衣襟,露出胸前那幾道已經浮現淤紫的掌印。

  「你……」陸可親慌張的把瞪著他的雙眸移開。這個人怎么這么不要臉,明明還說著話,竟然就扒起衣服來!「我又不是大夫,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瞧她那張漲紅得像快要滴出血來的俏臉,閻濬就笑得越是得意。

  前兩次他怎么沒有發現陸可親這么可愛的一面呢?這樣逗著正經八百她,竟能讓他忘了所有煩郁之事!

  閻濬越說心里越是振奮,他忍著胸口傷處的痛楚,繼續放肆地與她調笑。

  「喔,我三年前和兩年前不就是在你這兒養傷嗎?雖然可親你的確不是大夫,但你那迷人可愛的笑容可是能夠為我療傷的圣品呢!哈哈……」

  受了重傷還有心情調戲她!

  陸可親的目光冷冷地掃了他一眼,正經的開口:「胡說八道,我才沒有那個能耐!

  「你有的!归悶F的語氣十足肯定。

  「我沒有!惯@種說法實在莫名其妙,如果她的笑容真的能療傷,她豈不是成了圣女?

  「可是你當時確實救了我!

  「那時你暈過去了,我只好……」

  「喔,原來要暈過去才行!归悶F突然起身傾向她,戲謔地道:「我要暈了,可親寶貝,你快將我扶住!

  「喂,你……」這個無賴竟然還喚她寶貝!若是讓人聽到了,她還要不要做人呀?

  陸可親被他突然的動作驚得連忙起身,在慌亂中急急往后退了數步,決定與這個無賴保持距離,免得惹禍上身。

  「可親寶貝……你太狠心了吧!居然不管我的死活?」閻濬伏在桌上,奮力的喘著氣,一副氣血極虛即將暈厥的模樣。

  「你我非親非故,請你喊我陸姑娘便可!龟懣捎H靠著墻角,遠遠地斜睨著裝模作樣的他,壓根不想與他有任何關聯。

  哼!還有心情非禮她,顯然他目前并沒有性命之憂。

  「哼,我偏要喊你可親寶貝,你又能怎么樣?」

  閻濬站起身,大搖大擺地欺向斜靠在墻邊的陸可親,一副沒人能拿他如何的壞模樣。

  「我的確是不能拿你怎么樣!龟懣捎H開口,聲音依舊溫溫軟軟的,不過清澄的眼神卻是堅定無比!傅@里是我家,我有權請你出去!

  雖然很不愿意將受傷的閻濬趕走,但他若是再繼續這樣無理取鬧,她肯定會受不住怒意將他攆出去的。

  「呵呵,你倒是試試?」有權趕他出去?那也得要趕得動才行!

  「你、你……」瞪著他挑釁的眼神,陸可親憤怒得一時說不出半句話來。

  第1章(2)

  閻濬扯動了下唇角,邪氣的眼不耐煩地瞥向已經恢復鎮定的她。哼哼,他就是想逗逗她,誰有意見?

  就算他隨時都有可能真的暈過去,也要故意暈倒在她身上,非要好好嚇一嚇她不可!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2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