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23頁    作者:苗秋秋

  「可親,水夠熱嗎?」閻濬體貼的問。

  「呃,不夠熱,麻、麻煩你……」機會來了,只要他一出去,她就馬上把門閂上。

  「不麻煩!归悶F朝滿臉驚駭的她魅惑的一笑,旋即斂起笑容,運起功來。

  一會兒后,屋內便霧氣彌漫,浴桶里的水更是冒著熱氣。

  閻濬瞇眼注視著目瞪口呆的她,問道:「夠熱了嗎?」

  陸可親啞口無言,楞楞的點著頭。她覺得她簡直快熱昏了!

  「呃,閻濬,我餓了!」她又趕緊想了個能將他攆出房外的可行方法。

  「我也餓了!挂娝p手護在胸前,緊縮在浴桶一角,閻濬故意將身軀朝她靠去,掏起水洗起去沾在她頭臉上的灰塵。

  「呃,既然你餓了,就先去吃點東西吧?」

  「沒關系,我等你一起!

  「不、不用的……」

  沒理會她的抗議,閻濬繼續細心的為她洗去臉上的臟污,瞧著她不知所措的模樣。

  「閻濬……你、你別這樣,快住手……」

  不知是因為熱水烘得她全身暖呼呼的,還是因為與他這樣裸裎相對讓她血脈債張,陸可親只覺得自己渾身發燙,心跳更是飛快,好希望外頭的冷風能夠吹進來,讓她冷靜一些。

  「閻濬,對不起嘛,我知道我錯了,你放過我好不好?」她低聲求饒。

  「可親,我給過你機會了,這是你自找的!

  沒讓她再有辦法開口,閻濬一口封住她急著想抗議的小嘴,瘋狂的攫取她口中的甜蜜芬芳。

  「唔……不、不行……」隨著他毫無衣物遮掩的滾燙身軀貼近,陸可親難忍的扭動自己也同樣灼熱的身子。

  如此坦蕩蕩又羞人的貼近,竟讓她有種莫名的快意。

  天,好熱,好難過……

  陸可親不斷在情欲與禮教間掙扎,半晌后,她瞇著帶媚的水眸凝睇著閻濬,宣告自己已投降。

  「唔……閻濬……」融化她吧!

  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想望,陸可親隨著他恣意的撩撥,熱情的回應他的吻。

  「閻濬……閻濬,我好愛你!顾剜,除了因為高張的情緒,她的心更是為他焚燒著熾烈的愛火。

  「我知道!归悶F輕輕啃咬著她柔嫩的白晰肌膚,在她耳邊低語。

  「唔,可是你……」真是的,他那張嘴明明很會說甜言蜜語的,怎么就不對她說出那幾個字?

  「我也愛你!归悶F肯定地道,然后將她摟得更緊,吻得更深!缚捎H寶貝,我可是愛死你了!

  明確的語氣消弭了陸可親心中的疑慮,隨著燃燒得越來越激烈的情欲愛火,她也放下了最后堅守的矜持。

  「閻濬……」

  裊裊輕煙伴隨著濃濃熱情,激情的火焰熾烈地在兩人身上不斷蔓延……

  喀喀的咀嚼聲將閻濬自睡夢中驚醒,他看向著坐在桌邊擾他清夢的陸可親,她正一邊優閑地啃著一顆清脆多汁的果子,一邊翻著昨日她自書房里找著的家譜。

  「閻濬,你醒了?」瞥見床上的人坐起身,陸可親立即放下手邊的家譜與果子,一溜煙地奔了出去。

  「怎么回事?」

  閻濬一邊低語一邊套上衣裳,還未完全穿妥,陸可親已經捧著一盆水回到房里,然后將布巾沾濕再擰干后遞給他。

  「你不需要這么做的!菇舆^布巾,閻濬溫柔地道。

  「沒關系的!顾龘u搖頭,「以前都是你替我準備這些,今日難得你睡得那么熟,就讓我也偶爾伺候你一下吧!

  「你不累嗎?」他記得昨晚她明明累得幾乎暈過去。

  「我、我當然累!」聞言,陸可親羞得低下頭,俏臉立即緋紅一片!傅俏茵I醒了,就出去找點東西來吃!

  「怎么不叫醒我?」

  「你睡得很熟啊!

  「以后你如果先醒來,記得要叫醒我,知道嗎?」閻濬以命令的語氣道。

  「嗯!故裁绰,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陸可親撅著嘴回到桌邊坐下,繼續吃著剛剛放下的果子,看她的家譜。

  但不過才一會兒工夫,她的怒氣便因為迅速來到身邊的俊偉身影而無聲無息的消失。

  「閻濬,原來我今年十七歲了,而且再過兩個月就是我的生辰喔!正好在除夕前一天!惯f了顆果子給在身旁坐下的閻濬,陸可親興奮的開口。

  「早說過你的年紀已經大得可以當我的女人了!怪皇滞兄~,閻濬吃著她遞來的果子,曖昧的這么說。

  「我在說正經事!

  「好吧、好吧,已經十七歲的可親寶貝啊,都可以當娘了喲,這樣夠正經了嗎?」

  「你……」陸可親斜睨了眼他瞇眼帶笑的輕佻模樣。

  他這樣叫正經嗎?她這算不算是遇人不淑?

  「閻濬,你再不正經點,我就不理你了!」陸可親睜大雙眼瞪著他,嬌嗔了一句。

  「好好好,不知娘子大人要正經的和我談論什么大事?為夫正洗耳恭聽呢!

  閻濬一邊啃咬著果子,一邊伸出空著的那只手掏了掏耳朵,顯得神色慵懶。

  「你……」這個男人根本沒個正經!算了。陸可親吐了口氣,無奈的開口:「閻濬,你今日還有事情要忙嗎?」

  連著三天他都一早就趕著出門去,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她身上「七日絕命香」的解藥而奔波?

  「沒有!狗凑易V也找著了,他也用不著再躲到外頭去,眼見「七日絕命香」毒性發作前的日子剩下不多,他也要開始專心為她配制解藥了。

  「那、那你今日陪我上市集可好?我想買些祭祀的物品!

  「好啊!顾惨I些配制解藥所需的藥材。

  「閻濬,謝謝你!

  「不用跟我道謝,你可是我閻濬的心肝寶貝呢!陪你上街去可是再天經地義不過的事了!

  「你……」就愛貧嘴!「對了,閻濬,等你成功研制出解藥后,可以原諒你爹嗎?」

  閻濱也算是個可憐人,如今又有些瘋癲,她實在不希望他們父子永遠這般水火不容。

  「這事等你身上的毒解了再說!孤勓,閻濬原本帶著促狹笑容的臉倏地變得嚴肅。

  「可是……」

  「可親,別說了,等你的毒解了再說吧,我還不想談論這件事,嗯?」

  她身上的毒一天不解,他就無法原諒那個瘋老頭的所作所為,就算爹當年也有過同樣的經歷,他一樣無法同情爹。

  哼,那個可惡的瘋老頭,居然把自己所受的痛苦遭遇加諸在他與無辜的可親身上!

  爹這種瘋狂的舉動,他又如何能輕易原諒?

  要他正視爹的問題,除非可親身上的毒已解,他才有多余的心思放在是否原諒父親上。

  「好吧!龟懣捎H望著神色凜然的閻濬,點點頭。還是等他們過了他爹這關再說,反正現在她說什么,他也一定聽不進去。

  一切都依他吧,她目前也只能這么做了。

  第10章(2)

  站在有心人為慕容家所立的墓冢前,陸可親心里滿是說不出的感激之意。

  原本她還憂心慘遭滅門的家園,會不會是一片荒涼的恐怖景象呢。

  有人不但為他們死去的親人立了冢,似乎還經常來此上香,會是他們慕容家還其他活著的人嗎?

  她在家譜上瞧見她上頭還有個大哥,不曉得他有沒有避過當年那場劫難?如果大哥還安然在世,她好希望能夠見一見他!

  「閻濬,既然我們也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不如在這里待上一陣子可好?」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23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