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顏色: 字型: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1最慢,10最快)
首頁 > 作家列表 > 苗秋秋 > 愛上賴皮相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第4頁    作者:苗秋秋

  「哇,累死了!」

  陸可親抹著額上不斷流下的汗水,瞪著安穩的躺在床上的高大男人。

  呼!這下總算能夠真正放松,坐下來喘口氣了!

  第2章(1)

  窗外曙光照入房里,閻濬緩緩睜開雙眼,勉強撐起身子。

  此刻的他,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頭都好像要散開了一般。至今他才曉得,自己是那樣被「搬」進房里的。

  「真是他娘的……」

  閻濬瞥見手肘上莫名多出的一塊淤痕,心中不斷冒起的火氣更是熾烈,他憤怒地敲著床板,試圖將罪魁禍首引來。

  果然,一道纖細的人影隨著砰然之聲而至,手里還捧著一碗東西。

  「閻濬,你怎么了?」

  「我……」當然是要找你算帳!

  本來他是想這么說的,但是她的出現就有如清晨的溫暖陽光一般,照耀得他渾身舒暢。

  閻濬一時之間不知自己該有什么反應。他怎么覺得,一覺醒來后,見到她清新帶甜的淺淺一笑,反倒更加昏眩了?是因為傷重的緣故嗎?

  「我肚子餓!顾舸舻赝T邊那令他發暈的身影,改口道。

  看著她手里的碗,閻濬突然聽見自己的肚子真的咕嚕嚕地喊叫了起來。

  不知他的可親寶貝為他準備了什么好吃的?

  閻濬心中頓時有種幸福的滿足感,早忘了方才信誓旦旦想要找她算帳的事。

  「你再忍一會兒,等延炘吃飽了,我再替你送吃的來!龟懣捎H尷尬的道。

  方才一聽到響聲,她就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結果忘了把正要端去給弟弟的粥先擱下了。

  「什么?你手里那碗……」難道不是為他準備的?害他還陶醉了那么久!

  「喔,這是替延炘熬的粥!龟懣捎H老實的說。

  「你……我受傷了,你好歹也先關心一下我吧?」

  「但是延炘病了……」延炘可是她的寶貝弟弟,這么明顯的暗示他該了解吧?在她心里,當然是一切以弟弟為重羅!

  「我又傷又病又餓……」閻濬假裝虛弱的哀吟一聲,試著讓她將心思擺在他身上。

  他哪來的?

  陸可親睨著閻濬抿嘴耍賴的模樣,實在很想大聲笑出來,只是基于從小到大所受的禮教,她知道自己不能這么直率的笑出聲,只好努力地憋著笑,安撫他道:「呃,閻濬,延炘還在等著我,你先等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看你了!

  在給予閻濬一個保證的關心笑容后,陸可親很快的轉過身,捧著碗,一溜煙便消失蹤影。

  「喂……」該死的陸可親,居然一再藐視他!

  哼!他發誓,一定要想辦法讓這個老愛裝正經的女人哭著求饒不可!

  「閻濬,你喜歡我姊姊吧?」

  在如此僻靜又優閑的地方調養了數天,此刻閻濬覺得自己精神飽滿,容光煥發,他知道,這一切都要歸功于那細心照料他的陸可親,若不是她,他絕不可能復元得那么快。

  只是快速復元也并非好事,這幾天,他已經快被眼前這個小鬼煩死了。

  啐,真是該死又羅唆的臭小子!

  「喜歡又如何?」難道還得經過這小鬼同意不成?閻濬冷冷的啐了一聲。

  陸延炘早看出閻濬賴在這里的原因是因為對他姊姊懷有強烈的非分之想,也瞧得出閻濬望著姊姊的眼神中所透露出的關懷,只是,他不知道閻濬是否對姊姊表明過心意,若是沒有,那么他是不是該好心為閻濬提點一下?

  「閻濬,你知不知道,你是不能喜歡我姊姊的?」

  「喔?」劍眉微微一挑,閻濬朝陸延炘瞟去一個對此事不是很有興趣的眼神,逕自拉了張椅子坐下,腳也很不客氣地擱在陸延炘的床舖上。

  「喂,你……」的臭腳!陸延炘蹙眉瞪著那雙他不敢踹開的大腳丫,心忖,他恐怕比爹為姊姊找的那個未婚夫張大貴還粗魯吧?

  不過,說起來這閻濬長得倒是要比那殺豬的張大貴賞心悅目多了,而且他的模樣看起來還像是個稍微讀過書的人。

  陸延炘揪著眉,認真地思索著。他才德兼備的美麗姊姊要配的,至少也要是像閻濬這種人模人樣,又有點學識還有點家財的俊美哥兒才行呀!

  當然,最重要的是,閻濬看姊姊的眼神是帶著欣賞與關切的,不像張大貴望著姊姊時總是一副色迷迷想要撲上來的惡心模樣,這才是他認同閻濬的地方。

  「我姊姊她可是已經許了人家喔!」陸延炘瞪著他,帶著些許挑釁意味道。

  「喔!乖S了人又如何?他就不信有誰敢娶他閻濬看上的女人!

  就算他目前還沒有成親的意愿,但是,讓這個無論笑著還是板著臉孔都能逗他開心的陸可親陪伴在他身邊也是很不錯的。

  「咳咳……閻濬,其實也沒有那么困難……」只要閻濬肯求他幾句,他倒是愿意好心幫忙。

  「喔?該怎么做?」閻濬眉頭微蹙,索性閉上眼,有耐心的開口配合道。

  「閻濬,我們陸家嚴格說起來也算是書香門第,是個崇尚禮教傳統之家,姊姊從小就被我爹娘教養成一個以夫為尊,擁有婦女美德的女子,所以姊姊是不可能違背爹的意思悔婚的,不過呢……」

  「不過什么?」閻濬依舊緊閉雙目。他已經盡力配合這小鬼了,如果這小鬼再拖拖拉拉的,干脆送他一記閻皇拳。

  「咳,你別心急嘛,現在姊姊一切都以我的意愿為主,所以只要我開口,姊姊一定都聽我的。所以……」所以閻濬你這大笨蛋,還不快來巴結討好我?

  意思是要他閻濬對這個小鬼言聽計從羅?

  笑話!

  閻濬緩緩睜開眼,夸張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冷冷的瞟著坐在床上笑得很得意的陸延炘。聽這小鬼的?他只要稍微輕輕動一動指頭,這個小鬼馬上就魂歸西天了,還跟他談條件!

  「都說完了?」閻濬冷冷地對陸延炘扯動嘴角。若不是陸可親要他多陪陪這小鬼聊幾句,他才懶得踏進小鬼房里呢!

  「嗯!龟懷訛耘d奮地點點頭,期待閻濬在他眼前低頭。

  閻濬輕蔑的眸光再次掃向全身上下只有皮包骨的瘦弱少年。

  唉,其實他連輕輕舉起手揍這小鬼的氣力都懶……不,他是不屑那么做。

  該怎么得到陸可親,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建議或幫忙,他閻濬可是不可一世的邪教狂人耶!而他要的女人,焉有不入他手的道理?啐!

  「既然說完了,那你就待在房里好好休息,我去灶房幫忙可親!

  閻濬在努力吐出溫和的字眼后立即起身離開。

  反正他也沒有跟這小鬼說話的耐性,還不如到灶房去逗逗他的可親寶貝好些,順便找機會問問她這樁婚事的真實性。

  「喂!你……」

  「還有事嗎?」閻濬回頭,投給陸延炘一個「給我閉嘴」的冷淡目光,其中還含著冰冷的殺氣。

  正要說話的陸延炘被閻濬這恐怖的目光嚇得一顫。算了,識時務著為俊杰,反正閻濬向姊姊詢問了以后一定會回來求他的,他就等著閻濬來向他低頭。

  「呃,沒事,你去找姊姊吧,我正好也要休息了!龟懷訛在s緊躺下,并蓋妥被子。

  雖然他不希望姊姊嫁給那個討人厭的殺豬大個兒張大貴,但也絕對不會讓閻濬輕易便得到姊姊的!

  鄉間的夜晚,寂靜得連一根針落在地面上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清楚楚,閻濬無聲無息地站在陸可親的房門外,注視著門縫中露出的些許燭光。
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www.wdish.cn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愛上賴皮相公  下一頁
第4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wdish.cn
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喜歡苗秋秋的作品<<愛上賴皮相公>>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wdish.cn!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黄 色 成 人影片_亚洲裸男GV网站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